【对话汉文学大咖】著名作家刘醒龙:作家要为故乡立品质

鑫鼎国际娱乐

2018-10-18

  “故乡,它可能是超越父母超越家人超越血缘,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亲人体验,那么,我们在尊敬的这样一个‘亲人’时,确实要考虑。 故乡是何等品质?”8月14日,著名作家刘醒龙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提出,中国文学中的故乡是作为一种品质来呈现的,因而,作家应当为故乡立品质。   刘醒龙笑言:人在年轻时,对故乡可能是挑剔的,到了中年的时候感到责任重大,慢慢进入到壮年时感受到伟大。 其实故乡还是那个故乡,只是我们的认知改变了。   “我想其实对贵州就是,对我对天下的写作者,抑或是天下人来说,我们对故乡的判断都会有这样一个过程,故乡永远就是故乡,是不会变的。 ”刘醒龙说。

  在他看来,当我们说故乡时,实际上是在用最普通的方式,为内心世界营造一种品格。 在一个人心目中,故乡风范、父辈品格,可以看作是这个人自身的格调和形象。   “在文学的流传中,有些文字免不了因为不知天高地厚而对故乡有所冒犯。 ”刘醒龙说,等到走过的路长了,回头再看,才懂得这些对故乡不够尊重的文字,被恬不知羞地当成天分,反过来正好衬托了故乡那海枯石烂也难改变的品格与风范。

  “故乡”这个词,既是精神层面的,又是实实在在的,是作家绕不过去、放不下的一种情结。 刘醒龙认为,写故乡的难点应该是情感的真实。 作家对故乡的人、物、事都很熟悉,但写的时候情感是否真实是关键所在。

故作深刻、故弄玄虚、无病呻吟都不可取。

  提及贵州,许多人联想到的是绚烂的民族文化,是山清水秀,是人文风情,还有更多的是一种土地乡愁。 刘醒龙告诉记者,自己来过几次贵州,对贵州是山山水水、人文风情以及走过的每一寸土地都印象深刻。 “还记得有一年进入铜仁,当地的百姓傍晚自发到广场唱歌、跳舞,悠扬的当地民歌格外好听,那是我在许多地方都没有见过的场景。

”  “贵州素材我虽在文学作品中运用的不多,但好的东西迟早会在作品中得到呈现,不是我写,就是别人写。

”刘醒龙认为,贵州属于后发制人类型,因为许多先开发、先发展的地方都在走回头路、都在矫正,而贵州不一样,很多事情和处理就一步到位。 “实际上,就像文学一样,你跑得快的,不一定是最好的,跑得慢的也不一定是最差的,关键是路走对了。

”。